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
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

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金峰關曉柔

標籤: 關曉柔 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 都市 金鋒
小說叫做《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是作者「金峰關曉柔」寫的小說,主角是金鋒關曉柔。本書精彩片段: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不僅多了一張嘴,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敢選妾的人家很少。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賠錢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21: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其實之前北伐軍本來是分成三班的,一班值勤守衛城牆,另外兩班按照正常作息去訓練和休息。
但是攻城戰爆發後,只有三分之一的北伐軍來守衛城牆實在太吃力了,劉鐵就把所有人都派了上去。
「先生說的有道理,我等下就去找秦飛他們商量一下,重新排個班。」劉鐵點頭說道。
「不光要排班,還要保證休息的兄弟真的能休息好。」田先生提醒道。
北伐軍其實也可以稱得上是老兵了,但是因為飛艇的存在,他們之前的戰鬥都非常迅速,這是第一次遇到持續幾天的長久戰。
經歷過三次攻城戰之後,幾乎所有鏢師和女兵都很疲憊了,但是面對這種生死之戰,很難有人保持平靜。
絕大多數鏢師和女兵哪怕從城牆上撤下來,腦子也會非常活躍,如果睡在城牆下的軍營里,頭頂上就是攻城的聲音,實在很難入睡。
「我明白了。」劉鐵點點頭,派親衛去通知其他軍官開會。
半個時辰後,北伐軍重新進行了排班。
後勤營也沒閑着,在劉鐵他們開會的時候,就已經去城南選了一套東蠻權貴留下的大宅子作為北伐軍的新宿舍。
當輪休的鏢師和女兵趕過去後,宅子各個房間里已經撲上了厚實的稻草,角落裡的爐子里也燃起了熊熊大火。
渝關城雖然不算特別大,但是從城北跑到城南,除了手雷爆炸的聲音,其他攻城的聲音已經很弱了。
鏢師們這兩天也是累慘了,沒有了其他干擾,紛紛倒頭大睡,一直睡到天大亮,後勤營的人過來喊,他們才起床。
雖然絕大多數鏢師和女兵都沒有睡飽,卻沒有一個人抱怨。
因為他們知道,守衛在城牆上的另外一班人,已經超過一天一夜沒睡了。
炊事連已經準備好了食物,鏢師們穿好衣服後,來不及坐下吃飯,一人抓了兩個饅頭就匆匆往北城牆跑。
還沒到城牆上,他們就知道昨夜的戰鬥肯定很激烈。
因為靠近北城牆的宅子又被扒掉了不少。
這說明他們昨晚給投石車準備的磚石不夠用,昨夜輪值的鏢師又把這些屋子拆掉了。
到了城牆上,他們首先看向投石車。
果然,昨晚離開時如同小山一樣堆放在投石車旁邊的磚石堆,此時已經不見了。
絕大多數投石車旁邊的磚石都不多,而且應該是後勤營剛運來不久的。
再往城牆下邊看去,不少鏢師和女兵都倒抽一口涼氣。
此時城牆外的草原宛如修羅場,到處都是屍體和混雜着鮮血的磚塊。
幾處被重點攻擊的箭垛下邊,敵人的屍體和小山一樣,足足有兩丈多高。
他們看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有個鏢師在朝屍體堆上扔手雷。
只見手雷落進屍體堆中轟然爆炸,堆積在一起的屍體和破沙袋一樣往四周崩散拋飛,屍體堆積的小山,山尖都被削平了一截。
但詭異的是,卻沒有看到什麼血跡。
草原夜裡實在太冷了,炮灰們死掉之後,屍體很快就會被凍成冰塊,血液都凝固了。
剛才不少女兵以為扔手雷是為了補刀,炸死那些還沒死的敵人,現在才知道,扔手雷是為了炸散屍體堆。
這幾個箭垛下邊的屍體,明顯比其他地方更厚一些,顯然守衛這一段的鏢師不是第一次用手雷來炸開屍體堆了。
即便如此,屍體堆依舊有兩丈多高,如果沒有手雷炸,會有多高?
這時候,就連心思單純的女兵都意識到,東蠻單于可能是準備用屍體來堆平城牆!
屍體被冰凍之後,和石頭有什麼區別?
幾乎所有人都聽過屍山血海這個詞,但是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個形容詞。
但是如果屍體真的可以堆平城牆,不就是名副其實的「屍山」嗎?
到時候敵人就可以爬上屍山來攻城了!
想到這裡,不少女兵都發自內心的生出一種恐懼!
要知道渝關城的城牆足足有五丈高,這得多少屍體才能堆出來一座這麼高的屍山啊!
最早一批的鎮遠軍女兵幾乎都來自於當初大蟒坡戰役中的俘虜營,當時她們以為自己的遭遇,已經是這個世界最黑暗最悲慘的了,直到現在她們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黑暗!
那些男鏢師的心態雖然比女兵們好一點,但是也好不了太多。
整個北伐軍有三千鎮遠軍,卻只有一千鏢師。
金鋒讓他們參與北伐,本意就是老帶新,讓他們給剛成立不久的鎮遠軍做個表率。
能被挑中的鏢師,不說是當初鏢局中的佼佼者吧,也都是比較優秀的,至少個個都參加過多次剿匪,或者參加過大蟒坡和京城保衛戰。
所以不少鏢師在面對女兵的時候,都是以老前輩自居的,認為自己是經歷過戰火考驗的老鳥了。
現在他們才意識到,自己以前經歷過的那些,比起這種國家層面之間的戰爭,連小兒科都算不上!
在這種慘烈的視覺衝擊下,幾乎所有鏢師和女兵的心靈都發生了蛻變。
他們開始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生死存亡,什麼是真正的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他們不過才剛剛登上城牆,便有如此改變,更不用說那些昨晚值守,戰鬥了一晚上的鏢師和女兵了。
夜班鏢師此時都幾乎麻木了,不少人眼中已經沒有了光彩,只有通紅的血絲,宛如野獸的眼神一般。
劉鐵此時也紅着眼睛上了城樓。
昨天晚上,夜班鏢師分完宿舍倒頭就睡,但是他和一些高層軍官卻沒睡,開完會之後又巡視了一圈之後才回去睡覺。
操心着戰事,劉鐵睡得很淺,天一亮就又起來了。
哪怕是他,看着城牆下的慘烈也倒抽一口涼氣。
但畢竟已經做了將軍,劉鐵很快壓下心頭驚訝,冷聲喊道
「都上來了,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換防,夜班馬上去休息!」
隨着劉鐵一聲令下,鏢師和女兵這才回神,紛紛開始換防。
夜班鏢師也在後勤營的帶領下,趕往新的宿舍。
劉鐵正準備去其他地方巡視一下,突然看到城南方向出現一團黑煙。
「城南怎麼會有人放響箭?」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