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林簾湛廉時
林簾湛廉時

林簾湛廉時酒卿悠?

標籤: 劉妗 歷史 林簾 林簾湛廉時
歷史小說《林簾湛廉時》,男女主角分別是林簾劉妗,作者「酒卿悠?」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湛廉時是臨城乃至全國都有名的大老闆,他的公司盛世集團是全國有名的投資公司,他在臨城跺跺腳,全國都會抖一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8 07:4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滴!滴滴!」
晨光熹微,下了一日一夜的雨停歇,整個B市沉浸在雨後濃重的水氣中,以致車子行駛在濕漉漉的馬路上,都發出平常沒有的壓碎聲。
似無數的水被一下下碾過,直至把它壓平,讓它變得和平常一樣。
湛廉時看着窗外的微光。
明日即來,夜還未消散,這是最混沌之時。
他醒了。
清醒的醒來。
只是,那縈繞在耳邊的聲音隨着他醒來而離他遠去。
寂夜把他包裹。
心的跳動變得沉靜。
他很少做夢,但自那一年後,他開始做夢。
時不時的,反反覆復。
就像剛剛,他夢見那一年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不是多驚心動魄的曾經,也不是多刻骨銘心的記憶,平常又平凡。
但他就是會夢見,一次又一次。
人啊,大事總是會讓自己記住,因為重要,小事反而被自己忽略,因為隨處可見,不足為奇。
可當有一天這不足為奇的消失,隨着時間推移,累積,才會發現,它是那麼的重要。
離了它,是不行的。
眸微動,視線收回。
指腹屈,他要坐起來。
可這一屈,他不再動。
他的手被什麼東西壓住,力量不大,柔軟,陌生又熟悉。
他眼眸看過去。
床沿趴着一個人,她睡著了,臉側在一邊,面對着他。
睫毛合上,眉眼安靜,她握着他的手,臉枕在他手上,呼吸輕細。
病房裡沒有開燈,但外面的光暈透進來,他足夠看清她的模樣,她的眉眼。
她來了。
這一刻,所有的聲息靜默。
他凝着她,時間停滯。
知道她會來,不曾想,會這麼的快。
指腹微動,指節屈起,那垂在另一側的手伸出。
可是,在他要抬起時,止住。
他看着她的眉眼,那淡靜的安穩,眸中墨色深攏,暗夜覆裹。
他目光收回,凝着前方。
此時此刻,病房裡的靜謐消失。
時間滴答,寸寸往前。
黑夜無聲褪去,白日的光逐漸佔據,黑白交替,城市在復蘇。
只是,之前停歇的雨又下了起來。
綿綿細雨。
不大。
卻足夠讓整個京都蒙上一層霧色。
林簾睫毛動了下,眼睛睜開。
因為,那被她握着的手抽離了。
她看着視線里的人,那之前閉着的眼眸睜開。
在這夜色即要褪盡時,她看見他眼中的深深濃墨。
夜退,他眸中的深色卻還在。
指尖動了下,她坐起來。
有光的地方,什麼都看得清,沒有光的地方,一片黑暗。
有的人喜歡看清,有的人享受黑暗,但很多時候,人更喜歡模糊。
看不清,就看不到缺點。
就像現在。
她看着他,沒有恨,沒有怨,沒有怒,她的心是那樣的平靜。
似乎,她們之間這幾年什麼都沒有發生。
她們只是一對普通的夫妻,鬧了點小矛盾,僅此而已。
只是。
她看着視線里的人,他的模樣,她們似乎回到了他說離婚的那一日。
他坐在沙發上,冷漠的說出那句話,神情里沒有一絲感情。
現在的他,亦如此。
他冷漠的一如那日,一點沒變。
指節屈,林簾出聲「醫生說,上月你移植了骨髓。」
該說什麼呢?
其實有很多想說的,但真到此時,看着這張臉,這雙深眸,反倒許多話被消減了。
湛廉時凝着前方,眸如暗夜,聽見林簾的話,裏面一絲波動都沒有。
就好似那一日她問他,為什麼。
他那時的神情和現在一模一樣。
冷心冷情。
「嗯。」
不想回答,但還是回答了。
一模一樣。
手指蜷攏,然後放開「我去叫醫生。」
她轉身離開。
那一年,那一日,她會問為什麼,但現在,她不會了。
現在的她已不是當時的她。
而那許多要問的,在這一刻似也沒有再問下去的必要。
他的神態,模樣,已經告訴她答案。
「不要再來。」
低沉的嗓音落進耳里,帶着絲微啞。
因為受傷。
但是,這嗓音里的冷漠無情,和那一夜如出一轍。
不曾。
林簾腳步停下。
她抬頭,看着前方,目光定定。
「你愛我嗎?哪怕是一點?」
「不曾。」
「不要再來。」
陡然間,心被撕開一道口子,血汩汩流出。
五指收攏,林簾轉身,唇張開「為什麼救我?」
她看着床上的人,看着他無情的眉眼,眼睛一眨不眨。
她要看着他,不放過他此時一絲一毫的神色變化。
然而。
這深眸古井無波,即便她問出這大家都明白的事,他也沒有任何的情緒變化。
不過,他眼眸轉了過來。
反倒讓她更看清他的心狠。
「湛柳兩家的關係,現在的你,應該很清楚。」
眼睛突然生出尖刺,讓她一看這眸子便疼,她不想再看這眸子,可偏偏,她動不了。
她一動不動的看着他。
好久,她五指鬆開「嗯。」
「可可呢?」
「算什麼?」
「……」
湛廉時沒回答了。
但是,他此時的眼神足夠讓她知道答案。
冷漠,不悔。
他凝着她,嗓音漠然「林簾,你在期待什麼?」
期待什麼?
期待什麼……
是啊。
她期待什麼呢?
看到那份文件,她瘋了似得去找他,她想知道為什麼。
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可可意外,她來了醫院,那執着也就被她壓下。
當笙笙告訴她他受傷了,她再次來見他。
她在期待什麼?
期待什麼呢?
目光不穩,指尖不穩,那心如止水更是不見。
此時的她,心亂如麻。
湛廉時看着視線里的人,那眼裡閃爍的光點,轉過目光「如果愛你,那一夜我不會任由趙起偉折辱你。」
「之所以救你,把可可帶到你身邊,不過是那一晚我不該放任趙起偉那麼對你。」
「不為愛,也得為曾經的夫妻情誼。」
「終究。」
他目光轉過來,凝着她。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