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那岸淮海暖若衿
那岸淮海暖若衿

那岸淮海暖若衿南梔清灣

標籤: 其他 林子衿 那岸淮海暖若衿 顧淮
《那岸淮海暖若衿》是作者「南梔清灣」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顧淮林子衿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賊了,是……兩個漂亮的小姑娘?」顧墨寒的眼神陡然一眯。是啊,他的王府守衛何時這麼鬆懈了,連兩個小孩都可以來爬他的牆?而且那兩個小姑娘,竟讓他有一種莫名而生的親切感……顧墨寒忍不住邁下馬車,大步走向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奶娃,沈予停了馬車,快步跟了上去。「你們是誰家的孩子?本王的王府從不招待小孩,還不快下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02: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所有人的反應,顧墨寒都一一看在眼裡,如墨般漆黑的眼眸無波無瀾,他盯着幾位表情各異的皇子們,溫聲笑道「這些薄禮,不知道各位兄長,可還滿意?」
「若是不滿意的話,兄長們只管說,墨寒定重新補上禮物。」
顧墨寒這種「彬彬有禮」,且扮豬吃老虎的態度,讓幾位皇子們登時啞口無言。
在場眾人更是一臉的苦瓜色,盯着那幾件「薄禮」,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
真是好一個千金難求的「薄禮」啊。
陸宴安率的目光時不時瞟向自己的禮物,嘴上卻不饒人地冷哼,「還真是有勞皇上『費心』了。」
「不過這些禮物,本王自己也能尋得,就不收這禮了,而且今日只談國事,皇上好端端地送這麼貴重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送聘禮,想要我們將晚煙嫁出去呢!」
天大地大,妹妹最大,晚煙沒有同意,他就不會收。
陸疏和陸遠點點頭附和陸宴安的話,兩人目不直視地盯着顧墨寒,眼裡充滿了不善與敵意。
「晚煙與你。」
「沒有可能。」
陸無疆儘管對那酒壺和酒樽愛不釋手,但此時此刻,皇妹比那重要千萬倍。
「皇上的這些好意,本王和皇弟們心領了!」
「你和鳴凰分開兩年多了,這兩年以來,你從未現身說法,如今來了大夏,就別妄想通過這些東西,就能改變我們對你的看法!」
四位兄長都拒絕了,顧墨寒的薄唇微微抿了下,隨後看向一言不發的陸淵離。
陸淵離看着禮物,眉頭緊蹙,顧墨寒眼神微閃,立即道「看來墨寒還是準備的不夠周到,幾位兄長不滿這些禮物,墨寒會讓人再去準備,至於這方油煙墨,墨寒就先自作主張,贈與二哥了。」
於風立馬心領神會,直接將裝有油煙墨的錦盒,塞進了陸淵離的侍衛手裡,笑得人畜無害,「還請這位小兄弟,替二皇子收好皇上的心意。」
侍衛都愣住了,反應過來的時候,禮物已經被自己抱在了懷裡。
他頓時一臉慌張地看了看陸淵離,咽了咽嗓子。
這,這可不是他拿的,是他們硬塞的!
眾人紛紛傻眼,都沒看懂顧墨寒這是個什麼操作。
這是……強送?!
南晚煙皺眉看着顧墨寒,再看看身邊的陸淵離,瞬間明白過來,顧墨寒應該是算準了二哥的難以取捨,才會這麼果斷出擊。
陸淵離的眉頭蹙的更緊,但既然禮物已經被人塞過來了,他沒必要再推回,一是顯得皇室不夠大方,幾個禮物拒絕來拒絕去,二是,他的確想要這個東西。
「這方『藍靈綠玉墨』,本王就收下了,不過,皇上不要以為本王收下了你的禮物,就是原諒你對鳴凰和允明的所作所為。」
「這禮,本王不白收,自當回敬你更加貴重的東西,權當以物換物了。」
聞言,其他幾位皇子也就沒吭聲了,顧墨寒漆黑的眼眸動了動,目光掃向一旁沒出聲過的南晚煙,眸色晦暗,深沉,令人難以捉摸。
而這時,女皇早已到了大殿。
她特意在暗中觀察着一切,看到顧墨寒豐盛俊朗的面容時,也很詫異震驚。
沒想到顧墨寒竟然一表人才,風度翩翩,並且禮數周到,沒有半點傳聞中薄情、冷硬,傲慢無禮的樣子。
女皇上下打量着南晚煙的「前夫」,皺了皺眉,這才點點頭看着乾惜。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