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魏嫻上官子越
魏嫻上官子越

魏嫻上官子越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標籤: 都市 魏嫻 魏嫻上官子越 魏政
很多朋友很喜歡《魏嫻上官子越》這部都市風格作品,它其實是「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魏嫻上官子越》內容概括:《團寵郡主小暖寶》又名:神女降世四國歸一和逍遙王玄祁帶着三個兒子,主角:魏嫻上官子越 簡介:【團寵 萌寶 溫馨 搞笑 輕鬆小白文】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什麼?皇室五百年才得此一女,要往死里寵?名滿天下的逍遙王爺是親爹,鄰國萬千寵愛的公主是親娘。皇帝伯伯將她當親女兒,宮裡的皇后貴妃...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09:2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暖寶這話一出,擋在她前頭的上官子越都忍不住嘴角微抽想發笑。
這丫頭實在是太損了。
誰不知道『搓衣板』這三個字,就是逍遙王一生的痛啊?
可她偏偏……
好吧。
縱使上官子越克制力足夠強,此時也有點綳不住。
為了不讓逍遙王瞧見自己的表情,他連忙回頭看向暖寶。
——別說話。
——哄哄就過去了。
暖寶吐了吐舌頭,沒覺得自己哪裡說錯啊。
——這不是實話嘛。
——關鍵是搓衣板一出來,爹爹就顧不上我踹他的事兒了。
被搓衣板壓得死死的逍遙王,此時臉都綠了。
他可顧不上上官子越的表情,只伸手扶額,覺得自己此刻不該出現在這裡。
——她是誰?
——她絕對不是我的小棉襖!
——我的小棉襖雖然漏風,但不至於漏成這樣啊!
而就在逍遙王腦殼發疼的同時,小丫頭已經歪腦袋仔細盯着上官子越看了又看。
最後還要死不死來了句「子越哥哥,你是想笑嗎?想笑就笑吧,別憋壞了!
嘻嘻,我也覺得我爹爹挺好笑的,居然能把公主府造成這樣……」
上官子越身子一顫,笑意僵在臉上。
「我好笑?」
逍遙王開始四下找尋着木棍,後悔自己沒把兵器帶出來。
但凡他身上有點兵器,現在都要拔刀了!an五
當然。
就算拔刀,也不能傷着自己的寶貝閨女。
所以逍遙王身上的火氣,差不多都是衝著上官子越來的。
「祁叔,我有些擔心我娘和我弟弟,咱們下次再過招。」
眼瞧着逍遙王撿起了一根木棍,上官子越趕緊告辭。
他算是明白了。
小丫頭玩心一起,那是根本收不住了。
而逍遙王的怒火,可捨不得燒向暖寶。
既如此,還不如趕緊跑路。
他拉着暖寶,隨意扯了個借口便要離開。
就在這時,一道驚呼聲傳來「老天啊,這前院怎麼變成這樣了!」
上官子越和暖寶腳步一頓。
好了嘛。
不用跑了。
因為逍遙王妃一行人已經出來了。
幾個女人下了麻將桌,徑直往前院奔。
剛到前院,就看到一片狼藉。
尤其是瞧見那幾棵桂花樹時,簡直心疼壞了。
「桂花樹怎麼都斷了?這可是當年父皇親手給我種下的!」
暖寶和上官子越一聽,這還得了?二人對視了一眼,就要開口解釋。
結果逍遙王搶先一步「鳳華,你莫生氣,我正在訓這倆孩子呢!」
說罷,趕緊背過身去,裝模作樣衝著暖寶和上官子越道「你們看看這院子,都被你們嚯嚯成什麼樣兒了?
家裡有幾個錢也不能這樣敗啊!現在院子變成這樣,得花多少銀子去修?
還有那些桂花,不知道那些桂花樹是誰種的嗎?想要過招就去練武場,在院子里玩什麼?沒輕沒重的!」
他一邊訓斥着兩個孩子,一邊朝兩個孩子使眼色。
怒火?
早沒了。
有的只是一臉的拜託,就差給兩個孩子跪下了。
畢竟直接跪到地上,可比跪搓衣板舒服。
逍遙王妃看不到逍遙王的表情,見逍遙王如此訓斥孩子,還真信了他的鬼話。
無奈道「暖寶?子越?你們倆怎麼回事兒?剛一見面就打起來了?」
暖寶有點冤枉,心想關我什麼事兒?我頂多就踹了一腳,還是踹到爹爹的身上。
倒是上官子越,本就不是個會逃避的性格。
再加上逍遙王那哀求的眼神,着實讓人難以拒絕。
於是便站了出來,朝逍遙王妃作揖「子越見過祁嬸,這……都是子越的錯,子越任憑祁嬸責罰。」
上官子越自己站出來承認錯誤是一回事兒,但他絕不會扯上暖寶。
一來,跟他過招的人不是暖寶。
二來,他不擅長說謊。
只能把錯攬到自己身上,希望這件事情由自己擔著。看書喇
可誰知,逍遙王妃對上官子越真是疼愛入骨。
一聽上官子越如此說,立馬便道「哎呀,這哪裡能怪你?我還不了解你嗎?
肯定是一看到暖寶就想試一試她的身手,檢查檢查她最近有沒有偷懶~
暖寶又是個不服輸的性子,你們二人一對上,難免就打得激烈了些,對吧?
沒事兒啊,這院子我命人來修一修就好了,不是什麼大問題。」
言畢,又瞪了一眼逍遙王「孩子們這是在切磋武藝,又不是故意犯錯!他們頂多就是打得上癮時失了點分寸,你好好說兩句就成了,凶他們作甚?」
「我沒凶他們啊。」
逍遙王無辜極了,趕忙看向暖寶和上官子越「我凶你們了嗎?」
「你別嚇唬孩子。」
不等暖寶和上官子越吭聲,逍遙王妃便一把奪過逍遙王手中的木棍。
「棍子都拿上了,還說沒凶他們?若不是我來得及時,你是不是還要揍他們啊?」
逍遙王「……」
有苦難言,有苦難言啊!
暖寶本來還挺鬱悶的。
畢竟莫名其妙就被拉出來頂罪,任誰都會無奈啊。
可如今看到逍遙王那張苦瓜臉,她頓時樂了。
——嘿嘿。
——沒想到吧?
——我和子越哥哥毛事兒都沒有,您反倒還挨了兩句訓。
「笑什麼?」
許是太過得意,暖寶竟笑出了聲。
逍遙王妃被笑聲吸引,涼嗖嗖衝著暖寶來了句「修院子的銀子從你零用錢里扣!」
暖寶一驚「為什麼啊!」
雖然零用錢沒多少,但那也是錢好吧?
「你說為什麼?」
逍遙王妃微微瞪了暖寶一眼,滿眼笑意道「你子越哥哥素來是個有分寸的,即便切磋武藝,也會收放自如。
倒是你這丫頭,一旦干起架來就非得盡興才行,院子里的石燈和桂花樹,定是你嚯嚯得最多!」
暖寶「……」
嘴角一抽。
再抽。
抽了又抽。
——您可真是我的好娘親耶,幹啥都會代入我。
——方才人家子越哥哥都沒說是和我切磋武藝,您就主動把我扯進來了。
——好嘛,要背鍋就兩個一起背咯。
——但為什麼現在要修院子,又把子越哥哥摘乾淨?
——究竟誰才是親生的啊!
(晚安。)
大神六月是一隻貓的團寵郡主小暖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