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心儀
葉心儀

葉心儀喬梁

標籤: 喬梁 葉心儀 李有為 都市
都市類型《葉心儀》,現已上架,主角是喬梁李有為,作者「喬梁」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窗帘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喬梁穿着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着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這個平日冷艷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着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少婦浴...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1: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葉心儀見喬梁不說話,更加納悶,「喬梁,你倒是開口啊,你不說話,我哪知道你要談什麼事。」
喬梁張張口,片刻的猶豫後,還是徑直問道,「心儀,你喜歡我嗎?」
葉心儀沒想到喬梁會問這個,一時呆住,愣愣地看着喬梁,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喬梁目光直直地看着葉心儀,再次問道,「心儀,你喜歡我嗎?」
葉心儀這時才回過神來,同喬梁對視了一眼,沒敢看喬梁的眼睛,目光躲閃了一下,臉紅紅的道,「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了?」
喬梁道,「心儀,你就回答到底喜不喜歡我就行,不要迴避。」
葉心儀白了喬梁一眼,「喬梁,你沒吃錯藥吧,哪有你這麼問的,我看你今天該不會是閑着沒事幹,故意來松北拿我尋開心吧,我工作忙着,可沒工夫跟你開玩笑。」
喬梁認真道,「心儀,我問這個問題是認真的,也希望你能認認真真地回答我。」
葉心儀看了眼喬梁,她這會再傻也能看出喬梁的情緒狀態有點不對勁,但喬梁毫無徵兆地問她這個問題,葉心儀顯然也沒有心理準備,而且葉心儀從來沒想過這個事,她不否認自己對喬梁是有好感的,但這種好感又是否能上升到愛的程度,葉心儀其實從來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
因此,面對喬梁此刻的追問,葉心儀潛意識裡的第一反應就是逃避,半開玩笑道,「喬梁,我看你今天是真的不正常了,你要是心情不好,晚上我陪你好好喝一杯,你就別發神經了。」
喬梁無奈道,「我不是發神經,我現在是嚴肅認真的,我真的希望你能認真回答我這個問題。」
葉心儀笑道,「我看你就是不正常,咱們現在工作忙得跟啥似的,你還有心情扯這些情啊愛啊,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錯了。」
聽着葉心儀的話,喬梁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哪裡看不出葉心儀是在故意迴避他的問題,這讓喬梁感到失落,他是不是高估了自己在葉心儀心裏的位置?葉心儀是對他有好感沒錯,但要說葉心儀愛他,是不是只是他的一廂情願?
輕輕嘆息了一聲,喬梁道,「心儀,我最後再問一遍,你喜歡我嗎?」
葉心儀心頭一顫,她感覺到了喬梁這話里似乎包含着某種決絕。
同喬梁對視了一下,葉心儀看到喬梁目光深沉地注視着她,這讓她心頭有些慌亂,迅速移開了目光,道,「喬梁,你別發神經了,晚上我陪你好好喝一杯,你要是有什麼煩心事,酒一喝就好了嘛,明天起來就又生龍活虎了。」
葉心儀此時依舊選擇迴避喬梁的問題,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她沒法回答,因為她自個都沒想清楚這個問題。
葉心儀不知道的是,她的這個回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影響的是兩個人今後的一生。
面對葉心儀的迴避,喬梁輕嘆了口氣,短暫的沉默後,他輕聲道,「心儀,我要和呂倩訂婚了。」
「啊?」葉心儀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喬梁,「喬梁,你……你是在開玩笑嗎?」
「你看我是在開玩笑嗎?」喬梁認真道。
「這……這也太突然了吧。」葉心儀獃獃地說道,因為吃驚,葉心儀說話甚至有些結巴,喬梁要訂婚的消息,顯然讓她感到很意外,給她的心裏帶來很大的衝擊。
「是有點突然,所以我專門來松北找你。」喬梁看着葉心儀。
「找我幹嘛?」葉心儀下意識地問着。
喬梁沒說話,就這麼靜靜地注視着葉心儀,他相信葉心儀明白他的意思,此時此刻,喬梁隱隱還抱着最後一絲想法,如果葉心儀現在主動說喜歡他,他是否會改變決定?
兩人彼此看着對方,葉心儀讀懂了喬梁眼神里傳遞出來的意思,她似乎也明白喬梁想要得到什麼樣的答案,但葉心儀這會腦袋卻是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此時是什麼樣的心情。
沉默了一會,帶着一種分外複雜的心態,葉心儀平靜道,「喬梁,那我祝福你和呂倩,有情人終成眷屬,你和呂倩確實是很般配。」
喬梁怔怔地看着葉心儀,「你難道就只有這話要跟我說嗎?」
葉心儀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我祝福你還不夠啊?不然你還要我說啥?」
葉心儀說這話時故意帶着一種輕鬆的語氣,彷彿是在真的祝福喬梁和呂倩,但此刻,葉心儀的內心卻是感受到了揪心一般的痛,說出這話時,葉心儀其實已經感到後悔,但女人的自尊以及面對感情時矛盾猶豫的心態,讓葉心儀還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喬梁目不轉睛地看着葉心儀,「你……你是真心祝福我嗎?」
葉心儀笑道,「當然了,就衝著咱倆是這麼好的朋友,我難不成不祝福你,反而咒你不成?」
喬梁點點頭,「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的祝福?」
葉心儀淡淡一笑,「反正你感謝我肯定不虧,到時我會給你和呂倩包一個大大的紅包。」
看着葉心儀臉上的笑容,喬梁沉默着沒說話,他看出葉心儀的笑容有些勉強,但到了這份上,喬梁已經沒什麼要說的,葉心儀都已經這樣說了,他還能說啥?
心裏莫名有那麼一點點不甘心,喬梁最後道,「心儀,咱們之間……」
喬梁話還沒說完就被葉心儀打斷,葉心儀輕鬆地笑道,「咱們之間就是很好的朋友嘛,好得跟哥們的那種,你跟呂倩在一起了,可得跟她解釋清楚,免得她日後吃醋。」
喬梁啞口無言,葉心儀打斷了他最後一絲念想,也讓喬梁心裏再無心結,既然如此,那他今後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了,他這一趟來松北,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留下心結,葉心儀的逃避,也促使喬梁心裏下了最後的決心。
接下來的時間,兩個人靜靜地吃飯,彷彿有什麼事情壓在兩人的心頭,讓兩人的情緒都不是很高,葉心儀儘管一直故作輕鬆地說笑着,但依然能看出她是在強顏歡笑。
吃完飯後,喬梁不打算多呆,同葉心儀告別道,「那我就直接回市裡了,有什麼事咱們再聯繫。」
葉心儀點點頭,「那你慢點,結婚的時候記得通知我,我好給你和呂倩準備一個大紅包。」
喬梁深深地看了葉心儀一眼,接着轉身離開,他沒有再和葉心儀多說什麼,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乾脆一點,不要再拖拖拉拉婆婆媽媽了。
目送着喬梁離去,葉心儀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眼眶逐漸濕潤了,她感覺自己似乎永遠失去了什麼,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痛,但如果能夠再重來一遍,或許她依舊不會給喬梁一個肯定的答覆,喬梁害怕婚姻,她又何嘗不怕?上一段和寧海龍失敗的婚姻,給葉心儀的身心帶來了極大傷害,同樣讓她對婚姻失去了信心。她對喬梁是有好感沒錯,但若要她親口承認,葉心儀說不出口,亦或者說,她還沒辦法正面面對,或許,她對喬梁的好感真的還沒辦法上升到愛的程度,亦或是愛得還不夠深。
「既然愛得不夠,那就放手吧,也許放手也是一種成全。」葉心儀注視着喬梁的車子遠去,輕聲呢喃着,潔凈的臉龐上,淚水悄然滑落……
從松北返回市區的高速公路上,喬梁的車子飛速奔馳着,轟隆的油門,彷彿在發泄着喬梁此刻複雜的心情。
回到市裡後,喬梁將車子停在小區公寓外的馬路邊,一個人坐在車裡發獃,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儘管心裏已經有了決定,但喬梁依舊感到茫然,說到底,他內心深處並沒有真的做好準備,長時間對感情逃避的他,突然間做出這樣的決定,自己心裏也需要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不知道坐了多久,喬梁拿出手機,翻了翻通話記錄,看到廖谷鋒的名字時,他猶豫了一下,並沒有打給廖谷鋒。
雖然心裏已經有了決定,但喬梁也不想這麼快就告訴廖谷鋒,面對這人生的又一次婚姻選擇,喬梁還有兩個很重要的人沒有通知,一個是安哲,一個李有為,在這個節骨眼上,喬梁心裏或多或少想聽聽兩人的意見,因為除了家人外,不論是安哲還是李有為,這兩人都是他人生路上的導師,不是家人勝似家人。
找出安哲的電話,喬梁先給安哲打了過去。
電話響了許久,安哲那邊才接了起來,隔着手機,喬梁能聽到安哲那邊傳來嘈雜的喝酒聲,喬梁一下就猜到安哲是在應酬,難怪這麼久才接電話。
喬梁恍惚間,安哲洪亮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梁子,什麼事?」
喬梁問道,「老大,您在喝酒呢?」
安哲道,「是啊,今天有個江東的企業考察團過來西北,這不,有幾個跟我關係還不錯的朋友,今晚也就喝高興了,多喝了幾杯,這會都有點頭暈了,年齡大了,不勝酒量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