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醫香嫡女不下嫁
醫香嫡女不下嫁

醫香嫡女不下嫁范清遙百里鳳鳴

標籤: 醫香嫡女不下嫁 靈異 花月憐 范清遙
熱門小說《醫香嫡女不下嫁》是作者「范清遙百里鳳鳴」傾心創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范清遙花月憐,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迷糊糊地想着,她出生的那晚殘月如鐮,祖母覺得不吉利不圓滿,竟是生生站在母親的院子里罵了近一個時辰才肯罷休。後來,范家的所有人都視她為不吉,只有娘親時常摸着她的頭髮輕哄着,「娘親的月牙兒,才是真正的貴女天降,他們都有眼無珠。」范清遙終於想起,月牙兒是她的乳名,只是娘死之後,便無人再如此喚過她。娘……娘...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6 21:3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范清遙走後,和碩郡王連晚飯都是來不及吃,便是找了幾個信得過的手下來到了書房議事,面對攤開在書案上的兵馬司地圖,和碩郡王握慣了兵器的大手在上面點的啪啪作響。
幾個手下,「……」
真怕郡王一個忍不住,把地圖給吃了的說……
和碩郡王憋着一肚子的怒火無處發泄,如今好不容易逮着了一個發泄口,自是不可能錯過的,他算是看明白了,想要跟那些打太極的人拉大鋸,就不能按照正常的套路出牌,就得跟小清遙說的一樣走陰路打陰招。
只要一想到事後萬善良那張吃癟的老臉,和碩郡王就解氣得很。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干她娘的!
范清遙回到花家後直接去了前院,吃晚飯的時候,花耀庭明顯有些沉悶,顯然他也同和碩郡王一樣,一日抓不到那些賊人就一日不覺安心。
范清遙看出了外祖的沉悶卻沒有開口,只是沉默地吃着飯,她能讓義父幫忙,但並不一定就能說服外祖也同樣接受她的手段。
可就是這麼正直的一個人,上一世卻被她逼得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如今重來一次,范清遙怎麼可能再讓外祖沾染?
見不得光的事,讓她來做就好了。
「老爺,你倒是吃些菜啊。」陶玉賢見花耀庭心不在焉的吃着白飯,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夾了一筷子的筍尖放在了他面前的食碟里。
花耀庭想要對夫人笑笑,可心裏裝着事情,他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
范清遙默默地看着外祖那強顏歡笑的樣子,默默地吃着碗里的飯菜。
不着急,很快百里榮澤就會露出比外祖還要難受的表情了。
范清遙想的沒錯,當天晚上還在睡夢之中的百里榮澤,就是被砸門聲給驚醒了。
來傳話的人,在門口心驚膽戰地道,「三皇子不好了,兵馬司出事了!」
聽聞兵馬司出事,百里榮澤哪裡還躺得住,當即穿上衣服急匆匆地坐上了馬車,而等他下了馬車時,就看見兵馬司裏面早已是一片的狼藉。
萬善良正坐在狼藉之中捂着青腫的老臉哼哼唧唧,說來也是怨他倒霉,誰讓他住的地方離兵馬司近,聽聞出事就趕來了,哪裡想到就跟那些賊人撞到了一起。
結果可想而知……
萬善良被按在地上好一頓的摩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百里榮澤怒聲質問着在場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被怒斥聲嚇得低着腦袋,連大氣都不敢多出。
萬善良無奈之下只能捂着臉走過來道,「聽聞當值的人說,有幾個人夜闖了兵馬司,那些人太過囂張,見東西就砸,見人就打,那幾個值夜的早就是昏死了過去。」
萬善良只要一想到那些人的囂張程度,就恨得牙痒痒。
只是此刻的百里榮澤根本沒空去關心萬善良,連忙讓人仔細清點兵馬司,侍衛們見三皇子面色不善哪裡敢耽擱半分,很快就是核對了所有的東西,結果除了那些被打雜的,倒是沒有丟什麼東西。
百里榮澤看着手中的名單,臉色陰沉一片。
若不是為了偷東西,那些人又是為了什麼而來?
「此事必須要上報給皇上,等到天亮我便親自進宮!」萬善良見百里榮澤不說話,捂着臉提議道,就算兵馬司沒有什麼貴重的東西,被如此擅闖也不是小事,而且想要抓到那些人,此事就絕不能隱瞞。
「不可!」百里榮澤卻否定了。
萬善良一愣,「三殿下,此事非同小可……」
「我說不報就不報,此事沒有任何的異議!」百里榮澤不但打斷了萬善良的話,更是起身走向院子,將兵馬司的人都召集在了一起,威逼利誘眾人,絕不可將今晚的事情泄露出去半分。
百里榮澤能放心大膽的讓雲月給五皇子下毒,就是因為他有把握把人給留在這裡,只要五皇子再也醒不過來,便沒人知道十五鬧事是他指使的,若這個時候當著傳出了兵馬司被夜闖,他還有什麼理由繼續把人留下?
那日百里榮澤跟在五皇子的身後,親眼看見五皇子撿到了他掉落的荷包,他一急之下偷襲了五皇子,可是事後卻搜遍了五皇子的全身也找不到那個荷包。
後來百里榮澤想着,其實就算五皇子撿到他的荷包又怎麼樣呢,五皇子也沒有親眼看見十五那日他暗中幫着那些賊人逃脫,況且當日他也陪着母妃在看冰燈。
說來是他當時太心急腦袋沒轉過彎,反倒是讓五皇子看見了他動手偷襲。
但做了就沒有回頭路,眼下無論如今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五皇子再次醒來!
如今的兵馬司早已在百里榮澤的掌控之中,萬善良不過就是一個被架空的傀儡,面對三皇子的死令,兵馬司上下自是言聽計從的。
一直藏在兵馬司附近的凝添,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兵馬司有什麼動靜,只能速速返回到府中,將事情告知給了范清遙。
「如此看來,兵馬司是把事情給壓下去了。」范清遙聽聞後,並沒有半分的驚訝,或者說她早就想到百里榮澤會如此做,不然也不會讓凝添去盯着,更不會讓義父於子時之後再動手。
可真的以為板上釘釘的事情,說壓就能壓得下去嗎?
怎麼可能。
范清遙將凝涵叫進了門,「將消息散出去吧。」
義父那邊是按照她提起的叮囑子時之後才動的手,算上鬧事的時間,再算上百里榮澤抵達之後的時間,等到凝涵去傳消息時,剛好是百姓們早起的時辰。
主城的早上還是很熱鬧的,早飯的攤位一早就是擺上了,早起的百姓們也都是出來尋攤位吃早飯了,廟街上的乞丐們也都是醒了準備求人施捨,這個時候凝涵把消息散出去,一下子就是引起了百姓們的注意。
百里榮澤是有心想要壓住兵馬司被夜闖的事情,但門裡門外的狼藉卻並非是一時半會能收拾乾淨的,好信兒的百姓們聽着傳聞走過去一瞧,一眼就能看見兵馬司還沒有整理好的雜亂。
這下子,兵馬司被夜闖的消息直接就被做事了。
就算是百里榮澤再是怎麼有心想要往下壓,那都是壓不住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