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至尊保安
至尊保安

至尊保安問鼎

標籤: 至尊保安 趙曉蕾 都市 陳揚
《至尊保安》是作者「問鼎」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都市,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趙曉蕾陳揚,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2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藏龍真人那裡回答得出陳揚的真實身份,他自個都是稀里糊塗的。當下也只能說道「數月前,貧道還在夏國境內的藏龍島上隱居。我家主人從天而降,讓貧道出山保護洛小姐與秦小姐!至始至終,我家主人都未在貧道面前顯露過真容。所以,我家主人到底是什麼來歷,貧道是委實不知。」
雪山老妖此時與波尼黑等於是連線狀態,對這裡的一切都是一清二楚,乾脆就代替波尼黑來審訊藏龍真人。不過他說話的聲音還是波尼黑的,所以眾人也不知道波尼黑的腦域里還有雪山老妖的精神印記存在。
雪山老妖顯然不相信藏龍真人的這套說辭,冷笑一聲,道「這種話,你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勸你立刻將他的來歷交代得清清楚楚,否則的話,別怪我大開殺戒!」
藏龍真人聞聽此言,心頭頓時發寒!
洛天瑤,洛雲鋒和秦雲霜也是倒吸一口寒氣。
洛天瑤忍不住道「教皇陛下,既然那位高人說十個小時後就要過來。您又何必如此心急呢?您如今雖然修為高絕,但是那位神秘高人的本事更是難以估量。長白四怪已經走上了死路……陛下,我們太陽神殿對教廷一直都是尊敬得很,你們說要朝那裡打,我們從來沒二話。眼下,我覺得您沒必要將我們朝絕路上逼。到時候,大家都會面臨不好的後果!」
「你在威脅我?」波尼黑沉默一瞬後,冷笑一聲。
洛天瑤心兒狂跳,但卻依然鎮定心神,道「不是威脅,而是陳述一個事實。再則我與昆廷的事情,其中是非曲直,您應該也能猜出個大概。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來主動招惹昆廷。」頓了頓,又看向波尼黑身後的昆廷,道「昆廷大主教,你說呢?」
昆廷避開了洛天瑤的目光,卻是沉默不答。
到了這個地步,洛天瑤心中也就明白了,波尼黑這幫人都不過是棋子了。
因為如果他們背後沒人的話,確實沒必要這般追責,到時候惹下更大的麻煩。
雪山老妖凝視着洛天瑤,漸漸的覺得這娘們果然是很不一般。氣質不凡,而且有膽有識……
心中暗道「難怪陳亦寒和昆廷都對這娘們情有獨鍾呢。」
他想了想,然後就對波尼黑暗中傳音道「扇她一個耳光,讓她不要廢話太多!」
波尼黑自然照做,立刻揮手,隔空就是一個大耳光甩在了洛天瑤的左邊臉頰上。
洛天瑤的半邊臉頰頓時紅.腫一片,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波尼黑。
波尼黑冷冷說道「洛天瑤,你父親在我面前尚且自稱小人。誰給你的勇氣,敢在我面前如此大言不慚?」
秦雲霜卻是急了,立刻站出來護住洛天瑤,衝波尼黑說道「教皇陛下,我家小姐不過是向你陳述事實。你也不用太過得意,十個小時後,我們背後的那位神秘高人就會到來。屆時,你不一定還笑得出來。」
「哈哈……」波尼黑這次不用雪山老妖提醒,自個就忍不住怒了,大笑兩聲後,沖身後的那名守衛說道「將這個女子的褲子拔了,當眾鞭打其臀一百次。」
守衛立刻應道「是!」說罷之後,就朝秦雲霜走去。
秦雲霜頓時臉色煞白。
她一個大姑娘家的,若真是被當眾如此羞辱,今後怎還活得下去呢?
洛天瑤立刻護住秦雲霜,並急切的向波尼黑道歉「教皇陛下,剛才是我莽撞不懂事,有得罪的地方,我在這裡向你賠禮道歉!」說罷之後,便雙膝一曲,跪了下去。
只要能夠保住秦雲霜,洛天瑤現在卻是什麼都顧不得了。
洛雲鋒也跟着求情。
波尼黑冷哼一聲,道「現在說這些,已經遲了。」接着,又看向藏龍真人,道「如果你現在肯說出你家主人的來歷,我或許會考慮撤銷對她的處罰。」
藏龍真人滿嘴苦澀,道「非是貧道不說,卻是貧道真不知道。但不管如何,十個小時候,我家主人就會到來。屆時,只要道友您能將我家主人打敗,一切就會明了。反之,若道友不是對手,又何必要將事情鬧得這麼不可挽回呢?」
波尼黑道「你的嘴還是真硬。」接着又道「你家主人讓你保護她們兩個,看來對她們是有不一樣的感情。你執意不說,今日我就當眾讓人羞辱這兩個女人。看你如何向你家主人交代!」
藏龍真人心中焦急,覺得若真的讓洛天瑤和秦雲霜被羞辱了。那他在這裡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價值……
他心裏很明白陳揚對這兩個女人是很看重的。
當下深吸一口氣,道「道友,貧道的腦域里有一枚印記,可以和我家主人溝通。給貧道一點時間,貧道來和他溝通,如何?」
波尼黑馬上問雪山老妖。
雪山老妖應了。
陳揚正在雲層中急速飛行……
但是這時候藏龍真人向他彙報了這邊的情況。
陳揚無奈,只能暫時以藏龍真人的腦域來跟對方溝通。
這個時候,藏龍真人的眼神和氣質發生了一定的變化。也標誌着陳揚已經上線……
陳揚只有一絲印記存在,所以也無法透過藏龍真人的雙眼來看穿波尼黑的修為。
於是他先向波尼黑道「你就是神聖教廷的教皇?」
雪山老妖再次上線,回道「不錯!」
陳揚是搞不清楚這場中的具體狀況的,但也聽藏龍真人講了一些。
他說道「你要羞辱老夫的朋友?」
雪山老妖道「是又如何?」
陳揚道「我現在弄不清楚你的修為,但我覺得你不大可能修鍊到了太虛十重天。只要你沒到十重天的地步,在我面前,你就是必敗無疑!老夫與你之間,沒有深仇大恨,你何必要這般苦苦相逼?現在,放下這些仇怨,讓他們走。老夫可以當做這些事情沒有發生過……你身邊的昆廷應該見過老夫的手段。老夫當時剛度天劫,身體虛弱之下尚且殺了長白四怪。你不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嗎?」
雪山老妖沉默半晌,然後說道「你的廢話太多,我問你,你的來歷。你老實交代,我便先不動你的朋友。否則……」
洛天瑤和秦雲霜這時候也清楚是神秘高人上線了,雖然高人的馳援暫時沒辦法到。但當高人開口的那一瞬,她們就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述的安全感。
覺得自己好像有救了!
陳揚聽了雪山老妖的這話,當場也就沉默下去了。
雪山老妖頗不耐煩,便道「好,既然你執意不說,那我就只好先讓你一心要保護這兩個女子受苦了!」
「行了,不必裝了!」就在這時,陳揚眼中寒光一閃,道「你不是什麼教皇,你是雪山老妖!」
雪山老妖微微一驚。
不待雪山老妖繼續說話,陳揚接着又說道「你大概知道我的修為到了什麼地步,但你還是非常謹慎。所以你才小心翼翼的讓這教皇前來打探。如果我沒猜錯,你的修為應該已經到了太虛十重天吧。不然的話,你沒這麼淡定!」
雪山老妖微微失色,心道此人當真聰明!
他頓了頓,道「何以見得?」
陳揚道「這位教皇掌管神聖教廷這麼多年,自然不是傻子。既然不是傻子,為何還執意要得罪老夫這樣的高手?嫌命長了嗎?老夫本來是在魔帝那裡打探了你的消息,他說你去了北冰洋。所以老夫就來北冰洋苦苦尋你,卻沒想到,你他娘的居然跑到了這裡來。你不用費盡心機找老夫,老夫正在全力趕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如果你不說,就別怪我將他們全部殺死!我與你之間,已經不可調和。所以,我不介意手上多填幾條亡魂!」雪山老妖一字字說道。
「你問不出我的來歷,因為我現在即便說,也只會是胡說八道。」陳揚一字字道。
雪山老妖道「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陳揚道「不,我們還有的談。非常有必要!」
雪山老妖道「是嗎?」
陳揚道「之前我讓長白四怪等老夫過去,他們做到了。老夫也按照承諾放他們一馬……這一點,你可以問昆廷當時的情況。後來是他們覺得老夫剛度雷劫,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找死向老夫出手。老夫才趁機殺了他,當然,老夫也的確是存了誘殺他們的心思。但你要知道,老夫說話,言出如山,絕不會反悔。只要你耐心等待老夫過來,那麼在接下來的一戰里,你贏了,老夫死!你輸了,老夫只會重傷你,卻絕不殺你。並承諾你,在一年之內,只要你不主動來攻擊老夫,老夫絕不找你麻煩!」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